<track id="secs2"></track>
<menuitem id="secs2"></menuitem>

    <menuitem id="secs2"><strong id="secs2"></strong></menuitem>
    <bdo id="secs2"></bdo>

      1. 您現在的位置:?臺海網 >> 新聞中心 >> 臺灣 >> 海峽漫話  >> 正文

        “停滯性親美時代”結束,臺灣人“反美”情緒緩升中

        www.ozsofa.com 來源: 海峽之聲 用手持設備訪問
        二維碼

        “停滯性親美時代”結束,臺灣人“反美”情緒緩升中

        編者按:作者是臺灣專欄作家,本文為作者對近期臺灣社會變化的觀察、總結、思考,供讀者朋友參考。

        統一的最大障礙是什么?個人認為,臺灣缺乏“反美”力量,就是最大障礙。唯有“反美”意識普遍存在于一般民眾的心里,和平統一才談得上水到渠成的可能。即便“反美”太高標,退而求其次,“疑美”也對統一十分有幫助。

        現在,島上的“疑美”風氣已經勢不可擋,轉變成“反美”的情緒,也在升高,全因為美國在俄烏沖突中的“強橫”表現。

        俄烏沖突,是韓戰(編者注:朝鮮戰爭)以來臺灣民眾最關心的外部戰事,主要原因在于,一方面,完全不相關的臺海問題被美國媒體與俄烏沖突放一起討論,讓臺灣人有“既視感”;另一方面,社群媒體發達,一般民眾與媒體人抒發己見的管道變多,信息走向多元化與戲劇化,使得重大事件紛紛呈現“戲感”,吸引目光。

        一般而言,探索民情依賴民調,不過臺灣內部民調既多且雜,良莠不齊,值得參考的數據其實非常少,幾乎沒有公開民調能呈現細膩的民情,只是充斥著政治化、方向性的低劣詮釋。

        例如,綠媒民調指出,俄烏沖突后,“支持獨立”占比逾五成不變,但“不信美國會協防臺灣”的占比又暴增至六成。矛盾之處在于,“獨立”意識往往建立在“美國保護”的基礎上;既然不信“美國保護”的占比暴增,“支持獨立”的占比卻沒下降,可見民眾心態的復雜性,絕不是簡單詮釋就能說明的。

        因此,有時“目測”還比民調準,所謂“目測”,就是在有留言區的網絡媒體上,大概體驗一下討論風向。雖然執政黨勤于花錢買“網絡傭兵”帶風向,但有經驗的人會篩除“1450”的“有價”評論,得出約略的真實民情。

        我每天閱讀外媒信息的比例遠多于臺媒,因此大約知道網民對俄烏沖突的反應與西方媒體的差距。有鑒于臺媒多轉述西方媒體的觀點,在這種認知氛圍下,網民的逆風觀點就十分有趣,而其數量還不少。

        觀察結論就說在前頭:在島內,“1450”的效應遞減,“反美”情緒正在升高。

        俄烏沖突揭開美國真面目

        美國不出兵東歐,影響臺灣民眾最深,過去“臺獨”洗腦“美國保護”愈大力,現在“疑美”的程度就愈高??尚Φ氖?,美國還與民進黨聯手,放手讓網軍大吹“靠自己”的風向,這只會加深“疑美”的社會心理。

        “疑美”是“反美”的基礎以及必要過程,美國在俄烏沖突里的表現是“促戰”而非“止戰”,當然使得臺灣民眾聯想到萬一發生臺海沖突時,也會墜入類似情境。因此,惡心于美國的拱火,便成了“疑美”者轉成“反美”者的主因。

        近年來,網絡平臺上衍生出愈來愈多“疑美”甚至“反美”的網紅、專家學者與資深媒體人討論國際事務,而他們的主要觀眾群是海外的大陸民眾,但也因此連帶使得其固定的臺灣觀眾也開始熟悉大陸的世界觀,這一批臺灣觀眾就成了“反美”的主力。

        透過市場力量的信息傳播最有效,也最快速,“反美”的觀眾很快便蔓延到各網絡平臺的留言區駐點,包含著名的“塔綠班”據點PTT。

        俄烏沖突之所以在臺灣備受關注,與這些活躍的“反美”派有直接的關系。他們在新聞事件下所傳播的主要觀點是:

        1. 美國是俄烏沖突的最大受益者,巴不得延長戰事好套利。

        2. 烏克蘭就是美國棋子,一如臺灣。

        3. 搞完烏克蘭,下一個搞臺灣。

        4. 歐洲應該擺脫美國支配,提高自主性。

        5. 美國媒體都是虛假信息。

        6. 美國只想讓其“朋友圈”分攤促戰與戰后成本。

        7. 烏克蘭民粹誤國,北約包藏禍心。

        8. 不支持烏克蘭就被罵“不愛臺灣”。

        9. 美國為選舉挺烏克蘭。

        10. 最壞的就是美國豬,美國是世界亂源。

        11. 美國垮臺即世界和平。

        12. 美國巴不得歐洲打爛。

        以上觀點,都很接近大陸民眾的主流想法,可能有人會覺得,這些“反美”網民是大陸人不是臺灣人,然而,留言看多了就能分辨是臺灣人或大陸人,因為語氣與用詞仍有細微的差異。兩岸留言區我也閱讀不少,可斷言臺灣留言區的“反美”派絕大部分都是臺灣網民。

        誠實地說,“反對美國”與“認同大陸”遠不是一回事兒,但和平統一不是一蹴可及的事業,在美國完全支配的狀態下,只能先求降低臺灣人對大陸的“抵觸”,再求認同,而這個工作,大陸方面怎么做都是事倍功半,還得靠美國“自毀長城”,才能事半功倍。

        此外,民進黨既然與美國深度捆綁,那么其執政劣跡也會惡化民眾對美國的觀感,因為“美國支持腐敗的代理人”。只要此一印象深植人心,“臺美關系,堅若磐石”這口號,也能轉化成“臺美共謀,沆瀣一氣”。

        正所謂“物極必反”,愈是吹噓“美國對臺灣好”,在檢驗中得到反證就愈鮮明。

        當臺灣社會苦缺疫苗時,美國的協助不如臺灣人預期;當臺灣缺快篩劑時,美國不聞不問。倒是為推銷“萊豬”,美國的冷血與威脅,讓臺人印象深刻。種種失望累積至今,“口惠不實”已成了許多臺灣民眾對美國的基本印象。

        與大陸民眾不同的是,臺灣人對選舉弊端有最直接的體驗與更深刻的感受,“臺美”都是“普選”制度,因此為轉移選舉焦點、禍延無辜的手段,臺灣選民比較熟悉。

        蔡英文第二次“大選”“狂勝”后,臺灣社會幾乎可說是不問是非的地方,但當議題牽涉到切身利益,基本是非就會被逼出來。美國執政黨為救選情而犧牲烏克蘭人,并大概率會如此對待臺灣人,是非就極為明確,也特別讓島民有感。

        “普選”能有效將民眾的認同與思路一分為二,甚至一分為三,愈是熱情投入選舉的社會,就愈保證了分歧的擴大。分歧,會強化選民對選舉手段的反感,辨認選舉手法的虛無;然后,對政治冷感的中間選民會逐漸淡出,只剩下兩極的選民。這種現象加上美國的支配愈形明顯,等于在對美態度上制造“反美”的土壤。

        “豪豬戰術”背后的美國嘴臉

        對臺灣民眾而言,美國真面目現形,也呈現在美方的“豪豬戰術”。

        在俄烏沖突前,這個議題隱而不彰,表現在媒體上的高峰期,就是“新式教育召集訓練”,也就是對后備軍人的“再整頓”。

        俄烏沖突后,“豪豬戰術”更是顯現在美“對臺軍售”上,臺灣要的美方不給,美方想給的臺灣不要也得要,盤點美方開出的菜單,其戰略思維就是要臺灣人做肉盾、打巷戰,以拖延戰事好方便美國套利,“死道友,不死貧道”的心機亮晃晃地暴露在臺灣人眼前,毫不遮掩。

        臺灣民眾只要不是“塔綠班”信眾,稍加留意世事即知美國如何視臺人如糞土,而民進黨還跟著唱雙簧兌換選舉利益。

        這種司馬昭之心的暴露,也是“反美”的沃土,從上述網民對俄烏沖突新聞事件的反饋,即可了解為何民心正在轉變,哪怕這種轉變仍嫌緩慢,也與過往臺灣社會的“停滯性親美”呈現兩樣情。

        那么,“1450世代”的臺灣青年怎么想?

        兩岸觀察者都很關注臺灣青年的思想動向,而此族群也是“1450網軍”集中“維穩”的對象,畢竟白紙最容易染黑。坦白說,青年對美國態度的松動跡象并不明顯,甚至可以假設其思路沒有改變,即“美國足以威懾中共,兩岸不會發生戰事”。

        對于這個被關在“臺美夢幻水井”里的族群而言,俄烏沖突還不足以讓他們大規模“出井”看真相,尤其,在西方將自己塑造成正義一方的信息戰大獲全勝時,臺灣青年沒有多少意愿站在所謂“侵略者”那一方。

        正義感相對高,是青年的特征,但也只有正義感特高的年輕人,才會對美國不向烏克蘭派兵表示反感,一般青年仍愿意聽信西方的說詞——不出兵是為了避免“第三次世界大戰”。

        總而言之,有理由相信臺灣的“反美”情緒正在升高,但青年族群是否也加入了“反美”隊伍,得保守看待。但也不能排除,更年輕的族群因面臨兵役延長,而開始“反感美國”。

        結語

        事實上,美國在烏克蘭內部操弄“反俄民粹”后,烏國內部就迅速分歧到內戰的程度。理論上,臺灣也會走上同一條路,只是會不會演變成內戰,端視大陸如何處理臺灣內部與日俱增的“反美”情緒。

        俄烏沖突后,美國的對臺政策走向“完全支配”,在這種環境里,一方面社會的“疑美”與“反美”情緒會上升,另一方面執政者對“反美”力量的壓制會加重。兩種力量的碰撞勢將累積社會的“反政府情緒”,直到爆發時機點的到來,再做一次性宣泄。

        不過,不能低估民進黨壓制異議的能力,也不宜樂觀評估美國利益終將在此受損,前者是不擇手段的,后者則只需確保“所有在野黨都親美”即可。

        除非,“反美”情緒已然失控,升高到所有政黨都控制不住的地步。在出現這種極端情況以前,不排除會出現高舉“‘疑美’旗幟”的政治人物吸收“反美”選票,也只有這樣的政治勢力的出現與壯大,臺灣社會才可能產生有意義的質變。

        目前看不到這種政治人物,但民間的“反美”情緒確實在醞釀與升高,“停滯性親美”的時代,已經結束了。

        相關新聞
        欧美又黑又大AAA视频

        <track id="secs2"></track>
        <menuitem id="secs2"></menuitem>

        <menuitem id="secs2"><strong id="secs2"></strong></menuitem>
        <bdo id="secs2"></bdo>